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乡情乡音 > 正文

张家港海外侨界专家风采——郭有全

来源:
    张家港自古以来人文荟萃,形成不少名门望族。杨舍郭氏自南宋起,就因为兴办实业、传道授业、修路造桥等而声名远播,走出了一批朝庭官员、举人以及共和国的栋梁之才。

    据《澄江郭氏宗谱》记载,郭氏原居河南开封府祥符县碧柳巷。其始迁祖郭庭坚,于南宋绍定元年(1228年)到江阴军任军学教授,遂占籍定居。庭坚四世孙郭道广,为郭氏分迁杨舍世祖。

    杨舍郭氏可谓人才济济,有宋代钦赐状元郭温,明代知府郭真,清代训导郭宫桂等。明清两代,郭氏出多名举人,其中武举人4人。

    延至近代,有南京大学教授、著名拉丁文专家郭斌龢,著名历史学家、国民政府的“外交智囊”郭斌佳,以及著名桥梁专家郭殿邦等人物。
\

       郭有全的人生,是一部励志的奋斗史。

    不屈不挠始终是郭有全最真实的写照。由于当时中国政治动荡,他高中未毕业就在农场割稻、开渠,也在工厂铲过碎石、干过重活。但郭有全始终未放弃学习,凭借刻苦勤奋,他与妻子自费赴美留学,那年他35岁。在美国,郭有全勤工俭学,挤出租屋,吃最廉价的蔬菜,把自己“卖到”了加油站、便利店等,赚取学费和生活费。他始终坚信成功是必然的,只是这个过程很漫长,这也是自力更生的代价。

    回忆往事,说到动情处,郭有全的眼眶里不禁泛起了泪光。

    最终苦尽甘来,因为果敢、有能力,敢于创新,郭有全在电子工程领域,尤其是软件开发方面贡献卓越。他在美国“硅谷”的多家新创科技公司担任资深软件工程师,研发过诸多与通讯有关的高科技产品。

    近日,郭氏后人郭有全来到张家港,在“今园1号”创客空间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他的奋斗故事。

    儿时走过鬼门关,留下后遗症,却从未放弃大学梦

    1947年,郭有全出生于上海,上有2个兄长、1个姐姐,赴美留学前,一直在这座城市生活、学习。所以,这其实是他第一次来张家港。

    郭有全的祖父创办梁丰小学,父亲及叔伯都是清华大学毕业生,这在当地传为美谈。但成长在这样卓越的家庭环境,他却自嘲“略呆滞,不活泼”。这与一场大病有很大的关联。

    3岁那年,郭有全突然患上了伤寒病,一下子卧床不起。当时,这种病的死亡率达90%以上。很多中医的法子是,“得此病不能吃东西”。按照此方法实施后,郭有全饿得皮包骨,脸色惨白,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就像一具骨架子。

    但郭有全的病却日益加重。

    于是,焦急万分的母亲从压箱底摸出一根金条,雇了一辆黄包车去请一位龚姓的老中医。老中医很有名,不轻易出诊。在“望闻问切”后,他说“可以补充营养了”,然后开了几副中药就离开了。后来,母亲日夜守候在郭有全床边,坚持每天炖一只童子鸡给他补身子。很快,难治的病竟然痊愈了。

    只是,郭有全在大病中“元气大伤”,落下了后遗症。他身子虚弱,经常生病。小学二年级时因为成绩不好,还留了级。

    到了六年级,老师评价郭有全其实挺聪明,尤其是数学,属于拔尖者。当时,郭有全的理想是考进新沪中学,但自己没底。老师知晓后,就常在课堂上出一些生僻的难题,唯有郭有全,在众学生中脱颖而出,精妙、快速地给出了答案。“现在想来,老师是变了法子让我自信吧。”那次“小升初”,郭有全最终考上了新沪中学。

    学业上,郭有全的成绩尚可,理科尤其突出。他自己分析,除了“遗传”因素外,父母的放养式教育让他在很大程度上“无压力学习”。也因此,郭有全十分热爱学习,对知识的渴望也比同龄人来得更加强烈。

    所以,那个时候,郭有全一直孕育着一个大学梦。

    从手捧书本,到扛起锄头、挥起铁锹,他困惑,也在挣扎

    1968年,中国政治动荡,满腔抱负的郭有全,被下放到上海崇明县新海农场第31大队当农场工人。

    郭有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捧读书本的双手,却从那一刻开始,竟要扛起锄头、挥起铁锹……

    在农场,很多与郭有全一样的年轻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进行着超负荷的劳作。因为长时间用力抓着工具,手掌慢慢磨出了茧子。后背也因为频繁地弯腰、起身,常常在深夜里痛醒。这是时代给他们人生刻下的烙印。

    农场的生活条件也比想象中还要艰苦。在江边,用芦苇简易编织,再把泥巴糊上去,“组合”后的茅草房就是郭有全的宿舍。冬日的夜晚,江风“呼呼”,树叶“唰唰”,声响像极了鬼嚎,而从屋子“墙面”的洞口里钻入的江风,像刀片一样划过肌肤,冷痛交加。不得已,郭有全把被子裹紧全身,包括头部,再把衣服压在被子上,仅留一个嘴巴呼吸。这就是那时郭有全“睡姿”常态。他记得,隔夜装入沸水的热水瓶,第二天,整个瓶塞都会冻住。

    至于夏天,郭有全回忆,那里的蚊子不仅“厉害”,而且密集,“随手一挥就能打下来一片”。

    不过,身体在地狱,郭有全的精神世界却在天堂。

    在被下放农场时,很多学生携带了大量的中外名著,空闲时,他们互相传阅,充实生活。为了快借快还,读到更多的书,郭有全常常挑灯夜读,甚至通宵达旦。一整天的劳作让郭有全疲惫不堪,但只要一拿起书本,他立马精神抖擞,有使不完的劲儿。

    书籍为郭有全打开了全新的精神世界,这是郭有全在农场的5年多时间里,非常“美好”的特殊记忆。

    时间来到1974年,郭有全调回上海,在虹口区建工局江湾供应站当工人。没想到,跳进的却是另一个“火坑”。

    这里其实是建筑碎石的供应站——先把大石头运来,然后放入地表的轧石机,粉碎成小石子后,落到地下的传输带上,再运输至地面,装车。据说,石头碾碎的声响可以延绵至几公里外,肆意飞扬的粉尘能把周围都“染”白了。每隔半小时,郭有全就要去一趟地下操作间,把口罩浸水,拧干,然后再戴上,接着用铁锹铲掉卡在传输带里的碎石。这几乎是他每天的工作节奏,2年后,他明显感觉胸闷、气喘,呼吸变得比往日急促。

    在供应站,郭有全完成沦为了一个工人,“很绝望,压抑得就快死在这里了。”一次,他偷偷把供应站的总电闸关闭,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所一下子变得死一样寂静。郭有全用这种方式发泄自己压抑的情绪。

    在寂静的夜晚,郭有全常仰望星空,他不断问自己,何时才能摆脱现状?何时才能再捧起心爱的书本呢?

    留美求学,他勤工俭学,妻子全职“赞助”,只为美好明天

    1978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郭有全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上海工业大学自动化系。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

    同一年的9月29日,郭有全与就读于上海对外贸易学院的吕美申结婚。

    1981年,成绩优异的郭有全获得了赴美国自费留学的机会。但有一个条件,在美国必须要有人做经济担保。于是,郭有全联系了在美国定居的舅妈,没多久,一张经济担保书从大洋彼岸飞回了国,同时,还有为了补习英语而申报的一张成人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就这样,郭有全与妻子吕美申启程远赴美国。

    郭有全是个硬骨头的人,在洛杉矶的舅妈家借住了1个多月后,他就与妻子搬了出去,“我就想靠自己成功”。

    特别是1982年获知丈人和自己的母亲相继在中国去世,悲痛之余,郭有全立志在美国背水一战,自强不息。他写信给父亲:“如不能在美国获得学业优秀和事业成功,有何颜面回去见家乡父老?”

    没有人救济,一切都要靠自力更生。

    那段时间,郭有全一边在成人学校学习英语,准备托福考试,一边打工以赚取生活费。他干过很多工作,翻修房子、铺草地、刷油漆、汽车加油等。一次,郭有全在户外铺草地,由于加州的太阳十分毒辣,紫外线极强,加上汗流浃背,他干脆脱了衣服,光着膀子、背着太阳干活。晚上回家忙跟妻子说“后背痒痒的”,衣服脱下来一看,吕美申吓了一跳,整个后背都被严重灼伤,手一撕,竟把后背的整块皮扯了下来。

    在美国,吕美申全职“赞助”丈夫,她在工厂当工人,在便利店当售货员。“她是把未来赌在了我身上,饱尝各种艰辛也无怨无悔。”回忆往事,郭有全热泪难抑:“有一次在便利店,她遭遇持枪抢劫,匪徒要求她把钱全拿出来。受到惊吓的美申没有拿钱,反而背身逃离。幸亏,真是万幸,匪徒没有开枪,否则,我会内疚一辈子……”

    生活上,他们非常节俭,“足够住、吃得饱”就行。常常是一个鸡蛋、一杯牛奶就能对付上一顿。美国的包心菜是最便宜的蔬菜,最初,他们吃了一整年。

    所以,郭有全非常明白,进入美国大学才是出路。为了学好最薄弱的英语,他省吃俭用买了一台最便宜的黑白电视机,每天晚上下课后,他就坐在床上看新闻、肥皂剧,练习英语,常常过了零点也不入睡。

    1984年1月,郭有全37岁,凭借上海工业大学的优秀成绩单、500多分的托福成绩及辛苦打工积存的1万8千多美元的存款证明,入学南加州大学。第一学期即交学费9千美元。由于学费昂贵,半年后,郭有全转学加州州立大学福乐顿分校。1986年,郭有全获电子工程学士学位,1年半后,获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并获荣誉学生称号。

    至此,郭有全的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成功的大门。
\

    屡屡跳槽,他从不在公司 “熬资历”,而是跟着技术跑

    1988年,41岁的郭有全前往硅谷工业界发展,开始在一些电讯设备初创公司大展拳脚。

    刚到硅谷,郭有全就租了房,花了4天时间翻阅《旧金山日报》,寻找求职信息。他发现,Dentel公司正招聘掌握编程C语言的软件工程师,但郭有全主修硬件,于是,他到书店买了本C语言书籍,花了一整天将它读懂、读透。“有硬件知识的基础,学软件就很快。”没想到面试时,郭有全对C语言的一番独到见解,竟让他成功应聘,“毕竟,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其实,Dentel公司只是让郭有全在美国的电讯设备方面“入了门”,他职业生涯的发力点是在Premisys公司。

    当1992年入职Premisys时,郭有全已经是一位资深软件工程师。但并非人人都认同他的能力。起初,郭有全把未完成的“软体”拿给他的合作伙伴——一位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继续编程,当这位“老鸟”监测时,竟情不自禁地嘲笑:“这么滑稽的代码都会写出来”,于是,就把原有的代码改成了他自认为“正确”的编程程序。

    但是,在最后整合测试的时候,程序总是显示错误。“老鸟”反复监测,没找到漏洞。不得已,他乖乖坐到郭有全身旁,轻声说:“怎么回事?”郭有全只回了一句话:“把我的代码替换回去就行了。”果然,一切顺利通过。“老鸟”包括其他同事,自此对郭有全刮目相看。

    通过编程,然后开发设计通讯模板,这就是郭有全的工作。在Premisys,他所开发的产品,如办公室通讯模板、语音时间同步模板,占公司全年销售额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个人获得CEO在全公司会议上的嘉奖。

    郭有全很有“个性”,他从不在公司“熬资历”,而是跟着技术跑。哪里的技术先进,他就往哪钻。1998年,Cyras公司拥有当时最领先的光纤模板技术,郭有全就去那搞设计开发。1年后,又追着纯电纤光学切换通讯系统来到了Opthos公司。2001年,在TollBridge成功研发VOIP网关……

    2007年,郭有全任富士康公司驻苹果电脑公司资深技术总长,为共五代的iPhone提供中国工厂生产的测试和技术援助,并且成功设计和开发了iPhone自动测试中心切换设备。
\

    2012年退休后,郭有全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享受丰富多彩的生活,比如读书、摄影、与妻子去手风琴俱乐部、自驾旅游等,他甚至在美国与人合建乒乓球俱乐部。

    这次来到张家港,他忙着在学校、企业作报告讲座,讲述自己的奋斗史。他有想法在港城协助一些高科技企业发展。郭有全期望,能用自己的方式,为融入血脉的这片乡土作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