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当前位置: 首页 >> 侨界风采 > 正文

医者仁心江杨清

来源:
       扬子江畔杨清生,攻读岐黄学业成;北上深造从董师,中医博士第一人。
       壶中日月天地宽,海外行医不忘根;中西互补与时进,立言撰著留尘世。
       这是我国第一批国医大师徐景藩教授为他所带的第一个研究生江杨清所作的诗,是对他50多年中医生涯最为贴切、客观的描述。
       他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位中医学博士,是全国名老中医,浸染中医50余年,在胃肠病、皮肤病、妇科病及其他多种疑难杂症等方面有独到经验。他曾在荷兰行医20年,是近年来走向海外最成功、最具影响力的中医专家之一。2004年在家乡张家港,他出资创办了国内第一家中外合资中西医结合医院——张家港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2010年,叶落归根,他定居张家港,竭尽所能倾情服务于家乡的医疗事业。
 

        深秋的港城,银杏金黄,枫叶如火。
        这天,送完最后一名患者,73岁的江杨清松了口气。和过去无数个门诊日一样,他的午饭时间都在12:30以后。
       行医唯德,患者为先。这是江杨清多年以来践行的行医信仰。
下午,他还要通过网络,为远在万里之外的几名欧洲患者诊病处方。回国定居之前,江杨清最牵挂的就是他在欧洲的病人。
       有的医者就是有这种魅力,让曾经一贯信奉西医的外国人,愿意舍弃便捷的西药去喝下那些苦苦的中药,并且愿意多年如一日地追随求诊。
       让我们一起跟随江杨清的足迹,来看看一位名老中医的医者仁心。
\ 
时间:1987年 坐标:北京
      刻苦勤奋 终于成就中国第一位中医博士
      1987年,北京中医学院,首届中医博士研究生论文答辩会上,经7名全国一流的中医专家投票,时年43岁的江杨清接过编号为“001”的博士证书时,一向内敛的他忍不住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为了这一刻,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成为中国第一位中医博士,是偶然,也是必然。
1944年,江杨清出生在今我市双山新圩村。他的舅舅、外公都是中医。耳濡目染下,1963年从后塍中学毕业后,江杨清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南京中医学院(现为南京中医药大学)六年制本科医疗系。
       “那个年代,读中医大学很辛苦。”回忆起上大学的那6年,江杨清的脸上满是怀念,他告诉记者,学校条件非常简陋,一间宿舍要住二三十人,学习管理又非常严格。每天早上6点吹号起床,做早操、背书,白天上课,晚上自习,即使周日休息,他们也都会习惯性地背起书包,走到清凉山,找个石板坐下,背书。就是在这种简陋而苛刻的学习环境里,江杨清将内经、伤寒、金匮、方剂、中药等功课熟练记忆,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大学毕业后,江杨清到东海行医。在基层农村,诊疗设备药品稀缺的情况下,他运用中医药治疗西医难以应对的疑难重症,常常立起沉疴。在东海10年,经江杨清治疗的病人有十余万人次,深受当地百姓信赖。他非常珍惜这段经历:“尽管那时条件艰苦,但每治好一个病人,那种喜悦,那种情感,至今难忘。”
       1979年,江杨清偶然从报纸上看到南京中医学院招收首届硕士研究生的消息,于是决定报名。首届硕士研究生招生名额只有20个,全国报考人数却超过400人,有一部分还是在校教师、大医院医生,竞争异常激烈。
       身在基层农村的江杨清深知考试不易,这场复习堪称是与自己身心的较量。首先面对的困难是资料匮乏,当时考试需用新版教材,而他根本找不全新版教材,只能将手头的老版教材反复背诵理解。其次,白天他要应对繁忙的诊疗工作,工作之余才能复习功课。所以在长达半年的备考时间里,江杨清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备考的高压最终导致他在考前患上严重的失眠症,当时各种能找到的安眠药都用过。临考那天早晨,由于药物作用,江杨清睡过了头,待醒来后匆忙赶到考场。为使自己清醒,他以冷水浇头,浑身湿漉漉地跑进考场。满场的考生都用惊异的目光盯着他。考试成绩公布后,大家的目光更为惊异,这位从乡村卫生院走出的迟到考生,竟然取得了中医内科学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硕士后,在老师的启发下,江杨清决定从事脾胃病研究。
      1983年,北京中医学院(现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招收首届中医学博士研究生。南京中医学院推荐江杨清报考。在20多名考生中,具备丰富临床经验、也经过了扎实的理论积淀的江杨清,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被北京中医学院录取,在全国著名中医专家工程院院士董建华教授的指导下进一步学习深造。
       读博期间,江杨清学习异常刻苦勤奋,继续进行胆胃相关与胆汁反流性胃炎的研究,在脾胃病方向达到了当时全国最前沿水平。1987年7月,他顺利拿到博士毕业证,编号001,成为了中医学界第一位博士,在中医历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
\
 时间:1994年 坐标:荷兰阿姆斯特丹
        精湛医术 在西方行医20年接诊20余万患者
      1994年,江杨清到达荷兰的第三个年头,时年50岁的他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拥有了自己的一家中医诊所,建立起了“中华医药堂”。
        一名在国内有着大好前景的中医,为什么要到并没有广阔市场的欧洲去开诊所?
 这要从1992年说起。那一年,江杨清应邀前往荷兰从事中医临床、讲学工作。在荷兰,江杨清发现,国外友人对中医很感兴趣,但又缺乏了解。他想,如果中医能在国外传播,那会对中医事业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也就是在那时,他萌发了在荷兰独立开诊所的念头。
      然而,中医在海外的发展,远比江杨清想象的更为艰难。他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背起药箱做起“游医”,靠私下为慕名者看病维持生计。
       江杨清是个信念坚定的人,认定了目标就不会轻言放弃。1994年,他终于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建立“中华医药堂”,既治疗患者,又传播中医理念。
       在荷兰,由于中药不入医保,全部自费,加上中药固有的怪异味道,很难让西方人接受。因此,在西方支撑起中医门诊,必须要良好的口碑。江杨清以精湛的医术赢得了患者的信任与尊重,他还被巴黎第十三大学波比尼学院等多家境外高校聘为荣誉教授。在欧洲行医20年,他全部采用中医中药辨证施治,接诊了来自荷兰、意大利、德国、瑞士、比利时等50多个国家的20余万患者。
       那些年里,找上江杨清就诊的,几乎都是西医不能治或者疗效不佳的疑难杂症。一次,一名荷兰家长,在遍访名医后,找到了江杨清,原来他家孩子患上了严重的湿疹。随后,他回家将信将疑地把江杨清开出中药洗剂给孩子浸泡。让他感到惊奇的是,没多长时间,孩子痊愈了,皮肤光滑了。为此,这名家长专门找到当地报纸报道了这一事件,没有任何其他原因,只是希望有更多的皮肤病患者了解中药这种神奇的新方法。
       是的,神奇、不可思议。这是经过江杨清诊疗后的太多太多西方人对中医的初步认识。后来,中央电视台四套拍摄《中医走向欧洲》节目时,第一站便是江杨清的诊所。
       “尽管西方对中医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希望中医能在世界大放异彩。”说这话时,江杨清的目光里满是期待。
\ 时间:2010年 坐标:张家港
       叶落归根 在家乡致力于中西医结合研究
      身在海外,心却时刻牵挂着故乡。
      江杨清时刻关注着国内医药行业的发展,时常阅读国内的新闻。2004年,他在国内的财经报道中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中国允许外资进入国内医疗市场。
      振奋不已的江杨清继续收集相关信息。当他了解到家乡张家港将进行医疗行业改革、部分公立医院改制为民营医院时,毫不犹豫地出资收购了张家港市第二人民医院,取“广济众生,和气致祥”之意,将医院更名为“张家港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随后,这家与双山隔江相望的综合性医院,逐渐走向了中西医并重的快速发展道路。
       2010年,旅居海外18年的江杨清决定叶落归根,回到了阔别40余年的故乡,专心致力于张家港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发展。他每周要上三个半天门诊,就诊人次一周近200。目前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已经成为一家辐射江阴、常熟等周边县市的具有一定特色的二级甲等中西医结合医院,业务量比之改制前增长了八九倍。
       广和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医生弓敏,跟在江杨清身边没多久就被他高超的医术深深折服了。“一次,一名来自湖南的患者,患有非常严重的牛皮癣,没想到江老师几帖药下去,三四个月就好了七七八八。”弓敏告诉记者,从那以后,她更坚定了做一名好中医的信念。
       越来越多的外地患者慕名而来。一名江西的患者,找江杨清开了第一次方子后,就认准了江医生。江杨清看到他一次次地在江西和张家港两地间奔波,对这名患者说:“你的情况我已经非常了解了,下次你直接打电话给我,说说你的症状,我给你开方子,药我邮寄给你。”一名医者的仁心就在他用精湛的医术解除患者痛苦的同时,一次次设身处地地为患者着想之中。
       古稀之年,江杨清依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致力于发扬学术。2012年他入选“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开始收徒授业。同年,他主编的《中西医结合临床内科学》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这本166万字的书学术层次高、实用性强,获得了中医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和肯定,是近年来中医界难得一见的大型专著。2016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又批准设立了江杨清全国名老中医学术经验传承工作室。
       这些年来,江杨清对医术精益求精,对病人关怀备至,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医学事业的热爱,尤其是近几年来,他悉心栽培了多名业务骨干,为了传播中医知识,他多次前往各地举办讲座。
       50年,对于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中医史来说,只是一瞬间。但是江杨清,以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与坚定,以对中医事业无比的热爱,书写了一位名老中医的医者仁心。